当前位置: 金融资讯>私募债> 湖南城投平台分析

湖南城投平台分析


债务高企的湖南城投有挖掘空间吗?湖南省债务规模在全国处于前列,且2021年进入偿债高峰,受市场关注。2020以来,湖南省城投信用利差较全国平均水平而言,持续存在约70bp的利差。同全国其他省份相比,湖南省财政实力相对较好,城投债收益率较高,仍可作为信用资质下沉时的选择。

从估值水平来看,湘潭市和怀化市城投公募债平均估值最高,分别为7.59%和6.24%,但两地公募债余额较小,均不到150亿元。长沙市和株洲市公募债整体估值水平较低,分别为3.97%和4.41%。长沙市存量债余额达2128.05亿元,居省内首位,远超第二名株洲市的716.94亿元。整体来看,湖南省公募债估值水平存在地域分化。湘潭市、怀化市、郴州市等8市公募债估值在5%以上,长沙市、株洲市、衡阳市等6市公募债估值低于5%。

各地级市发展不均,长沙市优势明显,在经济和财政实力方面均远超第二名。土地资源方面,长沙土地市场较为景气,怀化和湘西州成交均价较低;信贷资源方面,永州和湘西州有息债务占贷款余额比例较小,株洲和常德占比较高。

湖南省内土地成交情况差异明显,长沙市从规模和均价上均在省内处于领先。从土地成交面积来看,长沙市2019年共成交土地1454.4万平方米,在省内高居首位。从成交均价来看,长沙市以7907元/平方米的均价远超排名第二的永州市,省内14个地级市中有6个市的成交均价在3500元/平方米以上。

2019年城投关键指标,14个地级市表现如何?非标债务:娄底、张家界占比较高,株洲、岳阳占比较低。对外担保:整体风险可控,益阳、湘潭占比较高,怀化占比较低。短期偿债压力:整体较低,湘潭短期债务占比超30% 。受限资产:永州、湘西州和衡阳占比较高,长沙占比较低。

湖南平台挖掘时应当予以区分。长沙市综合实力较强,除市本级平台外,可考虑国家级及省级园区平台,同时宁乡市、浏阳市、望城区等经济发展较好的区域内平台可适度下沉;株洲、衡阳、岳阳处于第二梯队,除市级平台外,可适当下沉至优质的区县级及园区平台;湘潭、常德、郴州处于第三梯队,建议投资者关注市本级与经开区的主要平台,谨慎下沉至区县级平台;其余地级市整体上不建议下沉。

风险提示:城投政策超预期;地区经济财政实力超预期恶化。



报告正文


我们在《融资成本压降视角下,哪些地区城投有更高配置价值?(2020-04-14)》中,根据五个条件(经济实力、财政支持、信贷资源、债务结构、政府话语权)对全国各省融资成本压降难易程度进行排序,同时以债券市场一级发行票面利率和二级市场信用利差来衡量区域城投债的融资成本,找到目前融资成本高、融资成本压降难度相对较小的区域进行资质下沉,得到山东、湖南、江苏部分地市有一定挖掘空间,可作为资质下沉的切入点。自推荐以来,三省城投债信用利差均有明显收窄。本篇报告是对湖南区域城投全方位的梳理,旨在为投资者挖掘湖南城投债投资机会提供基本面研究支持。


1、债务高企的湖南省仍有挖掘空间


湖南省债务规模在全国处于前列,且2021年进入偿债高峰,受市场关注。2019年,湖南省债务余额合计10174.5亿元,排全国第5位;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地方政府债券限额比值高达99.47%,位于全国第1,地方政府预算内举债空间较为局限。相较于经济和财政排名,湖南省政府债务规模在全国的排名更为靠前,债务压力相对较大。2021-2023年为湖南省债务到期高峰,共计有2829.2亿元城投债到期。

同全国其他省份相比,湖南省财政实力相对较好,城投债收益率较高,仍可作为信用资质下沉时的选择。从利差情况来看,2019年全年期间,湖南省城投平均利差维持在265bp以上,与全国城投平均利差相比有约65bp的溢价空间。2020以来,湖南省城投信用利差较全国平均水平而言,持续存在约70bp的利差,是投资者信用下沉时的重点关注区域。具体来说,长沙市综合实力较强,除市本级平台外,可考虑国家级及省级园区平台,同时宁乡市、浏阳市、望城区等经济发展较好的区域内平台可适度下沉;株洲、衡阳、岳阳处于第二梯队,除市级平台外,可适当下沉至优质的区县级及园区平台;湘潭、常德、郴州处于第三梯队,建议投资者关注市本级与经开区的主要平台,谨慎下沉至区县级平台;其余地级市整体上不建议下沉。



2、湖南省经济财政情况梳理


湖南省位于长江中下游,湘江贯穿省境南北,东临江西,西接重庆、贵州,南毗广东、广西,北连湖北。湖南省总面积21.18万平方千米,下辖13个地级市、1个自治州,共14个地级行政区划。截至2019年末,湖南省常住人口达6918.38万人,与上年相比增加19.61万人,湖南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11‰。在报告《湖南篇:锦绣潇湘,举债增长》中我们已经对湖南省经济财政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所以这里作简要概述。

经济财政实力相对较好,整体看位于全国经济较发达地区行列。2019年湖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9752亿元,在全国各省市中排列第9;GDP增速达7.6%,位居全国第5,整体看位于全国经济较发达地区行列。一般预算收入排全国第13名,增速居全国第10名,同期仅浙江、四川、河南和河北的一般预算收入规模及增速排名同时高于湖南。



各地级市发展不均,长沙市优势明显

GDP总量方面,长沙市位居省内第一,远超第二名。具体来看,2019年长沙市GDP规模达11574亿元,明显超过第二位岳阳市的3780亿元;张家界市GDP规模相对较小,为552亿元。GDP增长率方面,长沙市、衡阳市、娄底市以8.1%并列省内第一,永州市、益阳市增速相对靠后,均为7.1%。从增速变化来看,湖南省GDP增速普遍放缓,除株洲、邵阳、张家界、湘西州外,其余地级市城市增长率较2018年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其中益阳市下降最多,达1个百分点,永州市回落0.7个百分点,娄底市和郴州市均回落0.5个百分点。产业结构方面,在已披露2019数据的地级市中,张家界市因旅游业较为发达因此第三产业占比相对较高,是唯一超过70%的城市;邵阳市、益阳市、永州市第一产业占比均超过15%。



财政实力方面,长沙市明显领先。从一般预算收入来看,2019年长沙一般预算收入高达950亿元,株洲、常德分列第二、第三,张家界市、益阳市、娄底市、怀化市均不足100亿元。从政府性基金收入来看,长沙市以821.5亿元高居省内第一,处于领先地位;株洲市、岳阳市、衡阳市均介于200亿元至300亿元之间;其他地区政府性基金收入规模相对较小,规模均在200亿元以下。同时,可用区域内上市国企市值占比来粗略衡量所在区域地方政府的话语权。该指标的详细解释可参见报告《融资成本压降视角下,哪些地区城投有更高配置价值?》。从地方政府话语权来看,长沙市上市公司数量众多,且区域内国企重要性突出,在隐性债务体量较大时政府出面站台的可能性更高。



3、湖南省资源禀赋情况梳理


3.1、土地市场:长沙市场较为景气,怀化和湘西州成交均价较低

从土地成交面积来看,长沙市2019年共成交土地1454.4万平方米,在省内高居首位。衡阳市、常德市成交总面积较高,均在900万平方米以上,娄底市、张家界市成交面积较低,不足200万平方米。从成交均价来看,长沙市以7907元/平方米的均价远超排名第二的永州市,省内14个地级市中有6个市的成交均价在3500元/平方米以上。怀化市和湘西州较低,市场均价不到2000元/平方米。总体上看,湖南省内土地成交情况差异明显,长沙市从规模和均价上均在省内处于领先。



3.2、信贷资源:永州和湘西州有息债务占贷款余额比例较小,株洲和常德占比较高

地区隐性债务融资成本的下降主要依赖于置换和借新还旧,信贷资源丰富的区域将更好地化解隐性债务。我们用金融机构贷款余额来衡量信贷资源的丰富程度。单从信贷资源总量上来看,长沙市在省内遥遥领先,高达18360亿元。株洲市、衡阳市、常德市金融机构贷款余额较高,在1800-1900亿元,娄底市、湘西州、张家界市不足1000亿元。若考虑有息债务规模,永州市和湘西州有息债务占贷款余额的比重较小,分别为7%、12%,信贷资源较为充沛。株洲市、常德市有息债务占比较高,分别为81%、72%,债务压力相对较大。



4、湖南省城投梳理


4.1、城投估值水平:湘潭和怀化公募债估值较高,长沙和株洲估值较低

从估值水平来看,湘潭市和怀化市城投公募债平均估值最高,分别为7.59%和6.24%,但两地公募债余额较小,均不到150亿元。长沙市和株洲市公募债整体估值水平较低,分别为3.97%和4.41%。长沙市存量债余额达2128.05亿元,居省内首位,远超第二名株洲市的716.94亿元。整体来看,湖南省公募债估值水平存在地域分化。湘潭市、怀化市、郴州市等8市公募债估值在5%以上,长沙市、株洲市、衡阳市等6市公募债估值低于5%。



4.2、到期压力衡量:湖南省2021年起到期偿债压力较大,长沙和邵阳2020年占比略高

湖南省14个地级行政区划2020年总共有721.7亿元存量债到期或回售(以下简称“到期”),占比为14.52%;2021年-2023年共计有2829.2亿元城投债到期,占比较大,达56.9%。分地区来看,2020年长沙市、邵阳市、彬州市到期债券占比最高,分别有383.9亿元、44亿元、47亿元债券到期,占比在17%-22%。张家界市、湘西州和衡阳市分别在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到期压力最大,各有17.0亿元、6.8亿元和86.6亿元城投债到期,占比分别为29.5%、60.7%和29.6%。


4.3、2019年末城投关键指标,14个地级行政区划情况如何?


4.3.1、非标债务:娄底、张家界占比较高,株洲、岳阳占比较低

从非标债务的绝对规模来看,常德市和长沙市城投平台2019年非标规模最大,分别为249.9亿元和193.0亿元,这主要是由于长沙市城投平台数量较多,常德市个别城投平台如金禹水投、常德经建等非标债务异常集中。永州市和湘西州由于城投平台数量较少,非标债务的规模最小,分别为10.9亿元和4.9亿元。从非标债务占有息债务的比重来看,娄底市和张家界市占比最高,占比分别为21.9%和17.3%,株洲市和岳阳市非标占比最低,分别仅为1.5%和3.8%。


4.3.2、对外担保:整体风险可控,益阳、湘潭占比较高,怀化占比较低

2019年益阳市平台对外担保规模合计123.3亿元,占净资产比例最高,为30.53%。其中,益阳市平台中安化县梅山城投集团有限公司和沅江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2019对外担保金额占净资产的比例均超40%。湘潭市对外担保占净资产的比例为28.11%,位居省内第二,湘潭高新集团有限公司对外担保占比高达64.9%。湘西市平台企业无对外担保,怀化市和岳阳市平台企业对外担保占净资产比例相对较低,分别为1.89%、5.09%。





4.3.3、短期偿债压力:整体较低,湘潭短期债务占比超30%

湖南省城投平台短期偿债压力普遍较低,共有5个地级市短期债务占有息负债比例超过20%,分别是湘潭市(34.2%)、常德市(22.6%)、邵阳市(22.5%)、岳阳市(21.3%)和株洲市(20.5%)。张家界市和郴州市2019年的短期债务占比最低,分别为13.5%、16.8%。


4.3.4、受限资产:永州、湘西州和衡阳占比较高,长沙占比较低

永州市、湘西州市和衡阳市受限资产占净资产比例较高,分别为51.3%、44.7%和42.1%。其中永州市零陵城建投资有限公司、吉首华泰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衡阳市滨江新区投资有限公司、衡阳白沙洲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2019年受限资产规模均超过50亿元。湘潭、邵阳、岳阳受限资产占比处于30%-40%之间,长沙占比最低,为12.1%。



4.4、长沙市城投梳理结论先行:总体来看,长沙市综合实力较强,且在省内优势突出。园区数量众多,省级及以上平台具有显著的区位优势,业务公益性较强,城投资质整体较好。此外,宁乡市、浏阳市、望城区等经济发展较好的区域内平台可适度下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长沙市地处湖南省东部偏北,湘江下游,是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长江中游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全国“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中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也是国家综合交通和物流枢纽,在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中处于重要地位。长沙市下设6个区、1个县、并代管2个县级市。根据人民日报社公布的2020百强县榜单,长沙市下属长沙县、代管县级市浏阳市、宁乡市全部入选,分列第8、11、18位。2015年4月8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设立湖南湘江新区,成为中国第12个、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新区,推动长沙积极融入“一带一路”等国家重要战略。

产业方面,2019年,长沙市以11574亿元的GDP规模位居省内第一,明显超过第二位岳阳市的3780亿元,其中第一、二、三产业各实现增加值359.69、4439.32、6775.21亿元,分别拉动GDP增长0.1、3.5、4.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最大,达55.2%。近年来,长沙市重点发展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新一代信息技术、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六大产业领域,积极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2019年,全年园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2.9%,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57.7%,对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79.7%。长沙市全年进出口总额2002.03亿元,同比增长56.4%,增速居全国省会城市之首。截至2020年6月,长沙市共计拥有上市公司72家,其中A股上市公司65家,代表性的企业有五矿资本(600390.SH)、盐津铺子(002847.SZ)、尔康制药(300267.SZ)等,A股上市公司数量位居中部省会城市第一。2020年拟上市(挂牌)企业263家。

平台方面,长沙市共有39家平台,其中拥有省内仅有的2家国家级新区平台,分别为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江集团”)、湖南湘江新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江投资集团”)。此外,长沙市有国家级园区平台8家,省级园区平台5家,省级平台6家和市级平台7家,占比分别为20.5%、12.8%、15.4%和17.9%。从评级分布看,长沙市AAA、AA+和AA级平台占比分别为15.4%、28.2%和51.3%。



下面我们重点梳理国家级平台。国家级新区及园区平台业务以区域内土地开发为主,公益性强,应收款中来自政府的占比较高。评级均在AA级及以上,资质较好。


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江集团”)为湖南省仅有的2家国家级新区平台之一,是长沙市属大型国有独资企业,涵盖片区开发、城市运营、金融服务、产业投资。截至2019年底,公司资产总额约720亿元,净利率10.18%。截至2019年3月底,公司获得银行授信额度共计约370.80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199.00亿元,公司间接融资渠道较畅通。2019年8月,湘江集团首次在交易所市场上发行私募公司债。现有2只存续私募债,1只海外债,其中私募债的行权剩余期限分别为2.2年和4.2年,收益率均约为4.4%。湘江集团全资持有另一家国家级新区平台湖南湘江新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江投资集团”)。公司以旅游开发为核心业务,2019年实现土地整理收入17.4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98.35%,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公司受政府支持力度较大,2019年收到政府补助540万元,计入其他收益。现有剩余期限分别为0.8年、1.3年的一般企业债、私募债各1只,估值约为2.7%和3.7%。

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乡经开建投”)为国家级园区平台,是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出资的国有独资公司。根据人民日报社公布的2020年百强县榜单,宁乡市位列第18位。2019年宁乡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22亿元,同比增长8.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8亿元。宁乡经开建投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97亿元,其中分别有59.67%、34.30%的收入来源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开发整理。公司非标债务规模较大,为26.5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达19.2%。同时公司对外担保29.9亿元,占净资产的21.3%。公司现有8只存续债,其中4只中票,1只短融,2只PPN,1只私募债,私募债的估值约为8.0%。

长沙经济技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经开”)是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从事土地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唯一经营实体,由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独资控股。2018年经开区完成财政总收入172.9亿元,同比增长10.7%,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7.97亿元,同比增长7.0%。长沙经开2018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4.85亿元,同比快速增长,增速达19.40%,以土地开发为主。公司在土地出让金留存及财政补贴等方面得到了强有力的外部支持。现有仍处于存续期的1只一般企业债和3只PPN,其中PPN的收益率介于4.0%-4.6%,企业债的收益率为3.1%。

长沙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高控股”)是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出资的国有独资公司。2019年长沙高新区完成一般预算收入116.8亿元,同比增长14.3%,其中税收收入完成111.92亿元。公司主要负责长沙高新区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土地一级开发整理、保障房建设和园区开发及运营等工作。长高控股2019年净资产161.7亿元,应收账款合计37.2亿元,其中86.3%来自政府。现有9只存续债,公募债平均估值4.16%。长高控股为国家级园区平台长沙麓谷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麓谷建设”)、长沙麓谷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麓谷实业”)的第一大股东。两家公司均致力于工业地产的开发与经营。麓谷建设现有1只剩余期限2.9年的私募债,收益率为6.3%;麓谷实业现有1只剩余期限1.3年的私募债,收益率为5.9%。

望城经开区建设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望城经开”)是望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注资的国有独资企业,从事开发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重要区域的开发任务。2019年长沙高新区望城区完成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0.09亿元,同比增长16.96%;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0.32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7.63亿元。截至2019年底,望城区政府债务余额98.95亿元,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以工程建设和土地开发整理为主,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同比增长7.8%,净利润1.8亿元。公司正在整理中和待整理的土地面积较大。现有存续债9只,平均公募债估值为2.82%。望城经济开发区铜官循环经济工业基地投资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城铜官”)是望城区财政局全额出资的企业。作为望城经济开发区铜官循环经济工业基地内唯一的建设开发实施主体,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9亿元。其他应收款3.0亿元,其中83.09%来自控股股东。现有剩余期限分别为2.4年、7.1年的债券各1只,中债估值分别为7.5%、4.2%。

湖南金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阳投资”)是浏阳市政府100%持股的企业。作为第三批全国中小城市综合改革试点,浏阳市工业发展水平较好。根据人民日报社公布的2020年百强县榜单,浏阳市位列第11位。2019年浏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08亿元,同比增长8.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8.5亿元。金阳投资主要负责浏阳经开区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自来水销售及污水处理等业务,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的比重为30.31%,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现有剩余期限在1-3年的债券6只,平均估值4.46%。



省级及省级园区平台层面,大部分负责基础设施建设,具有行业垄断优势,1年内到期债券较多。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轨道”)和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高速公路”)、湖南省交通水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交水建”)均为湖南省国资委出资的国有独资企业,分别负责轨道交通、高速公路、桥梁水利项目的建设开发与经营管理,具有明显的行业垄断优势。湖南轨道集团2016-2018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00亿元、13.41亿元和17.43亿元,商贸板块及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目前仅有1只剩余期限为0.6年的超短融,中债估值2.3%。湖南高速公路集团为湖南省最大的高速公路投资运营主体,公司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41.38亿元,利润总额5.56亿元,现有存续债40余只。湖南交水建在湖南省内路桥施工、勘察设计等领域具有很强的市场地位,截至2019年底,总资产253.88亿元,营业收入257.41亿元。现有2只私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1.5年、1.9年,估值为4.5%、4.7%。

湖南铁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是湖南轨道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承担着省内所有铁路项目的建设投资管理与运营管理,2019年实现净利润0.18亿元,现有1只剩余期限4.9年的企业债,收益率约为3.8%。湖南高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湖南高速公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已取得多条高速公路项目的特许经营权,负责各项目的投资建设、经营、养护管理等,在湖南省处于领先地位。现有8只存续债,其中2只的剩余期限在1年以上。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也为湖南高速公路集团,主营业务为高等级公路的养护维修和收费经营,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5.57亿元,利润12.59亿元。现有2只超短融债券,均将在半年内到期,中债估值均在2.4%附近。

长沙金霞经济开发区开发建设总公司是长沙金霞经济开发区内唯一的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整理主体,截至2019年底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的比例约31.3%,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现有存续债4只,平均估值5.52%。湖南智谷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长沙岳麓科技产业园管理委员会下属全资公司,主要负责岳麓科技产业园46平方公里内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开发运营等工作,截至2019年对外担保25.32亿元,存在一定或有风险。现有一般企业债3只,平均中债估值4.85%。长沙雨花经开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由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政府100%控股,主要负责雨花经开区的道路及配套设施建设工作。2018年雨花区位列全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区第30位,为湖南省城区第一名。现有3只PPN和1只一般企业债,平均估值为4.91%。

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由宁乡高新区管委会出资设立的全资国有企业,承担着园区重点工程和重大项目的建设、运营的责任。截至2018年末,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1445.89%、615.37%,短期偿债能力较弱。现有私募债3只,一般企业债1只。浏阳市广宇高科技农业有限公司由浏阳市两型产业园管理委员会全额注资,主营业务包括土地整理开发业务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业务两大类。现有1只剩余期限为2.2年的私募债,收益率约为7.8%。



市级平台层面,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是长沙市国资委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为长沙市唯一的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投资、开发、建设和管理主体,地铁线路及划拨土地是公司主要资产构成。现有10只存续债,平均公募债估值为2.97%。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长沙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长沙市国资委,分别负责土地一级开发经营、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各有存续债11和6只,平均公募债估值分别为3.42%、2.94%。浏阳市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浏阳市工业新城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浏阳市水利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浏阳现代制造产业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均为浏阳市国有资产事务中心,在浏阳市区域市场内地位稳定,各公司平均估值分别为3.01%、4.08%、4.01%、4.53%。



4.5、株洲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株洲存量债余额居全省第二,经济实力略次于衡阳、岳阳,处于省内第二梯队,主要挖掘省级及以上平台,同时可关注市级国有独资平台及其全资子公司。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株洲位于长沙市东南部,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批重点建设的八个工业城市之一,是中国老工业基地。作为长株潭城市群三大核心之一,株洲是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株洲市辖5区、3县,代管县级醴陵市,另设有云龙示范区。根据人民日报社公布的2020百强县榜单,醴陵市排名第60位。

产业方面,2019年,株洲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003.13亿元,比上年增长7.9%,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8个百分点,与全省平均水平持平。株洲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7.1:43.7:49.2微调为2019年的7.3:45.2:47.5,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比上年均提升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比较上年同期回落0.8个百分点。第一、二、三产业对GDP的贡献率分别为2.6%、58.3%和39.1%。全市工业增加值1057.3亿元,比上年增长8.6%,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8.6%,高于全省2.9个百分点;园区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9%。近年来,株洲市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新材料技术产业的发展,努力创建成为“国家创新型城市”。2019年株洲市高新技术产业实现总产值2477.7亿元,增长16.9%;实现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810.6亿元,同比增长18.0%,高出全省3.7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27%。截至2020年6月,株洲市有上市公司8家,其中代表性的企业有时代新材(600458.SH)、千金药业(600479.SH)、飞鹿股份(300665.SZ)等。

平台方面,株洲市共有19家平台,其中国家级园区平台共有5家,分别为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高科集团”)、株洲高科汽车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汽车园”)、株洲高科汽博园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汽博园”)、湖南天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易集团”)和株洲循环经济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循环经济”)。此外,株洲市还有省级园区平台1家,市级平台10家,区县级平台3家。从评级分布来看,株洲市AA和AA+评级占比较多,分别为52.6%和31.6%。



下面着重梳理国家级平台。依托于株洲老工业基地的区位优势,国家级园区平台以产业发展驱动为主,覆盖市内各区,资产主要为土地。

株洲高科集团是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负责高新区河西工业园的开发、建设。株洲高新区是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018年高新区地区生产总值为374.6亿元,同比增长9.0%,经济生产总值位列株洲市区县中第三位。株洲高科集团在株洲市具有显著的战略地位,总开发投入超过185亿元,每年土地开发面积在3000亩左右。集团利用土地资源优势展开土地一二级联动开发,商业房地产项目为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81亿元,其中72.77%、17.05%分别来自土地销售和房屋销售。公司现有存续债25只,其中1只为海外债,平均公募债估值为4.49%。株洲高科集团持有高科汽车园59.89%的股份。高科汽车园主营业务主要为汽车博览园项目的工程代建,涉及项目开发及配套设施建设。株洲汽车博览园项目占地面积5640亩,项目总投资200亿元,其中土地一级开发投资约38亿元。现有剩余期限分别为0.6年和3.4年的私募债各1只,中债估值均在7.5%附近。株洲汽博园是高科汽车园的全资子公司,为株洲汽车博览园汽车贸易板块项目的实施主体,与株洲高科集团其他子公司不存在相互竞争关系,现有剩余期限分别为3.4年和5.2年的一般企业债各1只,中债估值分别为5.1%、5.6%。

天易集团为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额出资组建的综合性、多功能的大型国有全资公司,定位于城市资源综合运营商,负责高新区城市资源的开发、建设、管理及运营。2019年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实际以货币增资3.5亿元。天易集团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6.34亿元,同比增长12.7%。现有存续债13只,平均估值约为4.49%。

株洲循环经济公司是株洲市石峰区唯一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污染治理主体,业务具有区域专营优势,第一、二大股东分别为株洲清水塘循环经济工业区管理委员会、株洲市国资委。2019年,石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00.1亿元,同比增长1.3%,全区三次产业调整为0.6:65.2:34.2,产业结构有所优化。2019年,公司获得石峰区财政局给予的债务置换资金4.1亿元,获得政府财政补贴1.01亿元。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代建业务及土地出让业务。现有8只存续债,平均中债估值7.06%。

省级园区平台层面,醴陵市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集团”)是醴陵市财政局全资设立的国有企业,主要承担醴陵经开区规划范围内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任务。醴陵市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716.4亿元,同比增速0.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4亿元。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7亿元,同比增长40%,业务持续性较有保障。现有剩余期限2.8、2.6年的私募债、一般企业债各1只,收益率分别为8.6%、6.2%。



市级平台层面,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国投”)是株株洲市政府所属唯一大型国有工业和服务业企业控股公司,投资领域涵盖医药、机械、高新技术、金融等产业,业务呈多元化发展,同时管理运营株洲市金融和国有资产。公司持有大量上市公司股权,千金药业(600479.SH)是公司医药业务的经营主体。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6.37亿元,利润总额7.6亿元。公司平均公募债收益率为2.61%。

株洲市云龙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云龙”)是株洲国投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株洲云龙示范区内土地整理和基础设施建设业务。2018年株洲云龙示范区管理委员会将株洲经济开发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51%股权划转给公司。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06亿元,土地整理和基础设施建设收入占比53.61%,现有存续债券11只。株洲市云龙发展投资控股集团置业有限公司为株洲云龙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作为云龙示范区的投融资主体。现有3只一般企业债,中债估值在6.0%-6.9%。

株洲市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城发集团”)是株洲市国资委成立的国有投资集团,是株洲市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运营商。近年来,公司主营业务持续增长,主营业务多元化发展,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强,现平均估值为2.88%。株洲市湘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投集团”)是株洲城发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目前为株洲市湘江流域综合治理、湘江沿岸旧城改造及湘江新城区域开发的唯一主体,区域专营性强,应收款合计中80.1%来自政府,公募债平均估值为5.31%。株洲市湘江风光带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是湘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被市政府确定为株洲市唯一的非政府机构的棚户区改造实施主体,在旧城改造、土地整理和棚户区改造方面具有垄断地位。现仅有1只剩余期限2.5年的一般企业债,中债收益率为4.2%。

此外,株洲市教育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株洲新芦淞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株洲金城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均为株洲市国资委,分别服务于株洲市职业教育科技园、芦淞区、荷塘区的园区建设。株洲金科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是株洲市大型国有独资企业,是株洲市主要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整理开发和保障房建设主体。



4.6、湘潭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总体来看,湘潭市经济财政实力较为一般,在湖南全省处于中游水平,湘潭市市级平台收益率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在实体融资环境持续改善的背景下,投资者亦可适当下沉至区县级和园区平台,可以关注的平台有湘潭万楼、湘潭城投、湘潭高新基建、韶山高建投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湘潭市地处湖南省中部偏东地区,湘江下游,是长江中游城市群成员、国家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中心城市。湘潭市下辖湘潭县、韶山市、湘乡市、雨湖区、岳塘区五个县(市)区,市政府驻地岳塘区。

产业方面,2019年,湘潭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5.8:48.2:46.0调整为2019年的6.4:49.3:44.3,三大产业占比基本保持平稳。近年来,湘潭市以智能装备制造业为重大支柱产业,以汽车及零部件、食品医药、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为四大重点产业,围绕“一谷三城”,大力实施“千百扶培”行动,“1+4”特色产业增加值增长9.2%,其中汽车及零部件、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22.6%、14.5%。截至2019年年末,湘潭市共计拥有上市企业4家,较2018年持平,均为境内上市企业,分别为中兵红箭(000519.SZ)、湘潭电化(002125.SZ)、步步高(002251.SZ)和*ST湘电(600416.SH)。

平台方面,湘潭市共有14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4家,分别为湘潭市两型社会建设投融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潭两型建投”)、湘潭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湘潭城投”)、湘潭市万楼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潭万楼”)和湘潭振湘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湘国投”)。此外,湘潭市还有区县级平台4家,国家级园区平台3家和省级园区平台3家。从评级分布看,湘潭地区AA和AA-平台占比分别为78.6%和21.4%。



市级平台层面,湘潭两型建投平台地位较高,是湘潭市政府主要的城市开发主体,主要在湘潭市从事代建棚户区改造和道路施工等市政基础建设,并在湘潭市政府的安排下从事土地一级开发经营业务。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8.50亿元,较2018年同比减少28.75%,源于市政代建项目回购收入和土地整理收入大幅降低。政府代建业务收入通常较有保障,但项目回购资金的回收受当地财政影响较大,同时土地出让情况受政府规划和土地市场影响较大,因而公司主营收入变化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湘潭两型建投公募债仅一只,中债估值为5.20%,另外有三只存续私募债,其中剩余期限0.16年的估值为5.82%,剩余期限4.60年的估值为8.62%,剩余期限4.96年的估值为8.71%。

湘潭城投主要负责对湘潭市城区核心片区进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业务范围涵盖市政工程、工程施工、土地开发和销售商品等,2019年公司市政工程业务收入未能及时确认,导致该项收入为0,其余两项收入合计占比达到全部营业收入的97.34%。湘潭城投当前公募债估值处于较高水平,两只公募债的平均估值达到5.55%,剩余期限均为3.17年。

湘潭万楼主要负责责万楼片区城中村改造和湘潭市城市棚户区改造工作,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自代建市政工程、土地开发和房屋销售业务,2019年合计占比约为99.93%,但是受政府规划和房屋库存等因素影响,土地开发收入和房屋销售收入增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2019年末公司非标债务在有息债务中占比为32.0%,整体融资成本处于较高水平,财务负担偏重。湘潭万楼仅有一只公募债,当前估值为6.13%,在湘潭市级平台中偏高,剩余期限为1.61年。公司另外有三只存续私募债,其中剩余期限0.60年的估值为6.33%,剩余期限0.93年的估值为6.54%,剩余期限2.03年的估值为7.60%。

振湘国投是湘潭市产业开发投资建设及湘潭市重金属污染治理的投资主体,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化工材料销售和城市污水处理业务,2019年两者收入合计占比达到94.21%。2019年末公司受限资产账面价值较大,为37.56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53.7%。此外,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54.8%,具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振湘国投有一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为0.17年,中债估值收益率为4.88%。公司另外有三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均大于3年,其中剩余期限3.24年的估值为6.30%,剩余期限3.65年的估值为6.72%,剩余期限4.10年的估值为8.27%。



下面我们重点梳理具有性价比的区县和园区平台。

湘潭高新基础设施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潭高新基建”)是湘潭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平台。作为国家级园区,2019年,湘潭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围绕“打造智造谷,建设自创区”发展目标,全区实现年技工贸总收入约1300亿元,同比增长15%;完成工业总产值869亿元,同比增长12%;实现规模工业增加值183亿元,同比增长9%;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1亿元,同比增长13%;完成重点项目投资46.9亿元,为年计划的100%;完成高新技术产值582.3亿元,同比增长26.7%。

平台方面,湘潭高新基建主要负责湘潭高新区内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33亿元,同比小幅增长3.33%,全年实现净利润1.58亿元。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4.90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7.6%,代偿风险有限;受限资产规模9.41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14.5%,资产流动性较强;非标债务规模偏小,仅为1.45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3.5%,财务费用负担较轻;短期债务余额14.46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34.7%,具有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湘潭高新基建现有1只存续私募债,行权剩余期限分别为1.46年和3.46年,估值分别为6.41%和6.93%,具有一定性价比。

韶山高新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韶山高建投”)是韶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平台。作为省级园区,2019年,韶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产业项目年”,奋力加快园区实现高质量发展,全年实现技工贸总收入200亿、高新技术产值110亿和固定投资48亿,分别同比增长6.9%、14.5%和13%。其中,实现税收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28.7%。平台方面,韶山高建投主要负责韶山市高新区的土地开发与整理和市政工程代建业务,2019年度两者合计构成主营业务收入,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重接近100%。此外,由于公司是韶山高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实施主体,公司能够持续不断获得地方政府在财政补贴方面的支持。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5.9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10.9%,代偿风险有限;受限资产规模10.00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18.3%,资产具有良好的流动性;非标债务规模为零,融资成本较低;短期债务余额1.21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8.2%,短期偿债压力偏轻。韶山高建投现有1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4.91年,中债估值为6.74%,具有一定性价比。

湘潭市所有区县级和园区平台主要指标见下表。



4.7、衡阳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总体来看,衡阳市经济财政实力尚可,在湖南全省处于中上游水平,再加上今年以来城投债收益率的下行行情,衡阳市市级平台收益率已经处于较低水平,在实体融资环境持续改善的背景下,投资者可适当下沉至区县级和园区平台,可以关注的平台有衡阳县城投、白沙洲建投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衡阳市地处湖南省中南部,湘江中游,衡山之南,是是长江中游城市群重要成员,湖南省域副中心城市,湘南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城区横跨湘江,是湖南省以及中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衡阳市下辖5区5县,代管2县级市。

产业方面,2019年,衡阳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11.1:33.6:55.3调整为2019年的11.3:32.4:56.4,三大产业占比基本保持平稳。近年来,衡阳市聚焦聚力先进制造业,重点发展军民融合、服装纺织、新能源汽车和有色金属产业。坚持以项目扩投资、以投资强产业,大力实施“3215”重点项目推进计划,着力打造以先进制造业为核心的现代产业强市,“产业项目建设年”成效明显,产业投资增速稳定在30%左右。截至2019年年末,衡阳市共计拥有上市企业4家,较2018年持平,均为境内上市企业,分别为启迪古汉(000590.SZ)、千山药机(300216.SZ)、ST天雁(600698.SH)和湘油泵(603319.SH)。

平台方面,衡阳市共有10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5家,分别为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阳城投”)、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湘国有资产”)、衡阳市滨江新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阳滨江投资”)、衡阳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阳交投”)和衡阳市湘江水利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阳水投”)。此外,衡阳市还有区县级平台2家,国家级园区平台2家和省级园区平台1家。从评级分布看,衡阳地区AA+、AA、AA-和无评级平台占比分别为10.0%、60.0%、20.0%和10.0%。



市级平台层面,衡阳城投平台地位较高,业务范围包括运营政府授权的国有资产,实施政府指定由公司作为业主的建设投资项目,同时经营政府授权的垃圾处理、户外广告、停车位等城市资源,以及进行土地开发、房地产开发等。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21.08亿元,同比下降11.91%;净利润4.41亿元,同比下降12.33%。尽管2019年经营业绩有所下滑,由于衡阳城投平台地位较高,同时衡阳市经济财政实力相对较强,因此衡阳城投公募债平均估值较低,仅为3.52%。此外,公司另有七只存续私募债,估值在3.76%-4.50%之间,剩余期限在1.87-3.80年之间。

弘湘国有资产是衡阳市政府指定的国有资产经营主体和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主体,业务范围涵盖环境污染治理、国有资产经营和路桥工程建设业务等,2019年以上三者收入合计占比为95.06%。2019年末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34.7%,具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然而,公司在债务置换及政府补助等方面较为容易获得外部支持。弘湘国有资产当前公募债仅存续一只,中债估值为3.83%,另外有四只存续私募债,其中剩余期限0.10年的估值为4.95%,剩余期限0.12年的估值为4.95%,剩余期限2.35年的估值为5.97%,剩余期限2.45年的估值为6.01%。

衡阳滨江投资主要负责滨江新区规划范围内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开发整理业务,2019年两项收入在全部营业收入中占比接近100%。随着衡阳市滨江新区逐步建设发展,公司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整理业务持续推进,收入水平有望继续增长。2019年末公司受限资产账面价值较大,为66.83亿元,占净资产比例达到93.0%。衡阳滨江投资当前处于存续状态的公募债和私募债各有一只,中债估值分别为4.01%和5.68%,剩余期限分别为4.14和2.50年。

衡阳交投作为衡阳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主体,主要负责衡阳市快速干线等主干道投贵建设,职能定位明确,业务专营性较强。2019年,公司业绩有所下滑,营业收入5.64亿元,同比下降6.93%;净利润2.50亿元,同比下降16.39%。衡阳交投存续四只公募债剩余期限在2.63-3.55年之间,收益率处于3.85%-4.68%之间,平均估值为4.37%。另外有一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2.66年,中债估值为5.34%。

衡阳水投是衡阳市水利工程项目建设主体,负责打造衡阳市“三江六岸”水利建设、防洪工程以及运营任务,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代建项目和土地开发业务,2019年合计占比97.87%。尽管公司持续获得衡阳市政府在资金注入、财政补贴等方面的有力支持,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依然下滑8.59%。衡阳水投当前有三只存续的公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0.88、1.51和4.87年,收益率依次为4.02%、4.32%和5.97%,估值相较于省内其他城投平台处于中低水平。此外,公司还有一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2.03年,中债估值为5.53%。



下面我们重点梳理具有性价比的区县和园区平台。

衡阳县城市和农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阳县城投”)是衡阳县区县级平台。2019年,衡阳县围绕“生态立县、产业兴县、文化强县”三大战略,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8.94亿元,同比增长7.8%。全年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98亿元,同比增长5.3%;全年财政一般预算支出62.53亿元,同比增长13.4%。

平台方面,衡阳县城投作为衡阳县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主体,主要负责衡阳县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开发整理等业务。2019年,公司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代建项目回购和房屋销售,上述两项收入构成全部营业收入的90.64%。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8亿元,同比增长12.08%,全年实现净利润1.91亿元。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零,不存在代偿风险;受限资产规模15.49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32.0%,资产流动性一般;非标债务规模为零,融资成本较低;短期债务余额3.96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13.8%,短期偿债压力偏轻。衡阳县城投现有2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4.30年和4.53年,估值分别为6.77%和6.82%,具有一定性价比。

衡阳白沙洲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沙洲建投”)是衡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平台。作为国家级园区,2019年,衡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主要经济指标普遍高于全省、全市平均水平,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5%;实现财政收入同口径增长3.46%,其中地方税收收入同比增长48.79%;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5.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5%;市场主体增长27.6%。平台方面,白沙洲建投作为衡阳高新区重要的建设主体,主要负责白沙洲工业园区内的土地开发、代建基础设施、标准厂房租赁和提供服务四大业务,2019年度前两项业务合计收入占全部收入的比重为97.34%。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55亿元,同比显著增长30.24%,净利润提高至1.30亿元。

公司在衡阳高新区白沙洲工业园的区域优势突出,随着园区建设的稳步推进,公司有望保持稳健经营和持续盈利。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17.90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22.2%,具有一定代偿风险;受限资产规模54.03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66.9%,资产流动性不佳;非标债务规模9.19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11.8%,融资成本有待压降;短期债务余额25.83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33.2%,具有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白沙洲建投现有存续的公募债和私募债各3只,公募债剩余期限均在1-1.5年之间,估值在6%-6.5%之间,具有一定性价比;私募债剩余期限均在3-5年之间,估值在8.5%-9.5%之间,也具有一定性价比。

衡阳市所有区县级和园区平台主要指标见下表。



4.8、邵阳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总体来看,邵阳市经济财政实力较弱,在湖南全省处于中下游水平,邵阳市市级平台收益率有所分化,投资者可适当下沉至区县级和园区平台,以此挖掘个别高估值城投,可以关注的平台有赛双清建投、邵阳都梁公司、邵阳宝城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邵阳市地处湘中偏西南,资江上游,东与衡阳市为邻,南与永州市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接壤,西与怀化市交界,北与娄底市毗连。邵阳市下辖3个区、6个县、1个自治县,代管2个县级市。

产业方面,2019年,邵阳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16.6:35.2:48.2调整为2019年的16.3:27.7:56.0,第三产业比重上升明显。近年来,邵阳市依托装备制造、特色轻工、新型建材、食品加工四大传统优势产业,以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为契机,深入开展“产业项目建设年”活动,努力打造“135”工程升级版,“产业兴邵”步伐明显加快。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产业投资占比超过50%,产业投资、工业技改投资、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分别增长21.6%、29%、67.3%。截至2019年年末,邵阳市暂无企业在境内外上市。

平台方面,邵阳市共有6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2家,分别为邵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邵阳城投”)和邵阳赛双清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双清建投”)。此外,邵阳市还有区县级平台2家和省级园区平台2家。从评级分布看,邵阳地区AA和AA-平台占比分别为83.3%和16.7%。



市级平台层面,邵阳城投平台地位较高,是邵阳市最大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营主体,承担了邵阳市区范围内大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整理任务。公司业务范围涵盖土地开发、代建基础设施、供水供气、污水处理和工程施工等业务,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53亿元,同比增加7.38%;净利润6.88亿元,同比增加113.66%。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占净资产的比重为33.3%,或有负债规模较大。受限资产账面价值较大,为188.20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48.7%。非标债务余额36.0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12.9%,综合融资成本有待压降。此外,2019年末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23.1%,具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邵阳城投目前存续公募债共计十一只,剩余期限从0.06-4.24年不等,收益率处于3.61%-5.97%之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5.06%。另外有七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从0.19-4.96年不等,收益率处于4.94%-7.81%之间。赛双清建投主要负责新邵县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事业运营,业务范围覆盖面较广泛,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收入、水费收入、公交收入和电费收入等,其他业务收入包括官网维护建设收入、房租收入、检测安装收入和手续费收入等。2019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分别4.08亿元和0.18亿元,合计4.26亿元,较2018年小幅增加。2019年末公司受限资产账面价值占比较高,占净资产的比例为46.5%。赛双清建投存续两只公募债平均估值为6.34%,估值处于较高水平,剩余期限在4.5-5.5年之间。



下面我们重点梳理具有性价比的区县和园区平台。

邵阳都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邵阳都梁公司”)是武冈市区县级平台。2019年,武冈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61.7亿元,同比增长7.9%;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1.25亿元,其中税收收入8.4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6%;产业投资93.67亿元,同比增长48.7%。平台方面,邵阳都梁公司主要负责武冈市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开发等项目的投融资任务,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政府代建项目。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8.0%,全年实现净利润1.54亿元。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5.4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6.0%,代偿风险较小;受限资产规模27.73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30.7%,资产流动性较弱;非标债务规模为零,融资成本较低;短期债务余额4.56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22.9%,具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邵阳都梁公司现有1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2.86年,中债估值为7.43%,具有一定性价比。

邵阳市宝庆工业新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邵阳宝城”)是宝庆工业集中区平台。作为省级园区,2016年11月原湖南邵阳经开区与宝庆工业集中区被整合,成立邵阳经济开发区,采取“一区两园”模式管理。2019年1-10月,邵阳经开区完成技工贸总收入575.13亿元,同比增29.35%;实现工业总产值349.67亿元,同比增长24%;规模工业总产值251.38亿元,增速24%;实现工业增加值81.74亿元,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74.31亿元,同比增长20.53%;上交税金总额21.26亿元,同比增长2.19%。平台方面,邵阳宝城作为邵阳经济开发区重要的土地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主体,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全部来源于土地整理,单项业务收入达到7.49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重为89.5%。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3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1.67%,全年实现净利润1.53亿元。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14.2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9.5%,代偿风险相对有限;受限资产规模34.79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23.1%,资产流动性尚可;非标债务规模7.5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9.3%,融资成本依然有压降空间;短期债务余额18.45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23.0%,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邵阳宝城现有1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6.08年,中债估值为8.32%,具有一定性价比;另外还有4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1.66、2.14、4.40和4.69年,对应中债估值依次是7.62%、8.10%、9.26%和6.77%,前3只具有一定性价比。

邵阳市所有区县级和园区平台主要指标见下表。



4.9、岳阳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总体来看,岳阳市经济财政实力较强,在湖南地区仅次于长沙市,再加上今年以来城投债收益率的下行行情,岳阳市市级平台收益率已经处于较低水平,较强的经济财政实力为资质下沉留有一定安全边际,投资者可适当下沉至区县级和园区平台,可以关注的平台有惠临投资、君山城投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岳阳市地处湖南东北部,长江南岸,是湖南省第二大经济体,长江中游城市群核心成员,湖南省域副中心城市,湖南唯一的国际贸易口岸城市,也是中国著名的港口城市。岳阳市下辖4个区、4个县,代管2个县级市,设有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城陵矶临港产业新区、南湖新区和屈原管理区4个行政管理区。

产业方面,2019年,岳阳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9.4:41.8:48.9调整为2019年的10.1:40.4:49.6,三大产业占比基本保持平稳。近年来,以石油化工为主要支柱产业,岳阳市重点打造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和航运物流产业基地,持续推动现代物流业、文化旅游业成为岳阳的新兴千亿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制造业占GDP比重分别达到23%和31.2%,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1.6%和9.3%,实体经济振兴明显加快。截至2019年年末,岳阳市共计拥有上市企业11家,较2018年持平,其中境内上市企业10家。代表性的企业有恒立实业(000622.SZ)、正虹科技(000702.SZ)、景峰医药(000908.SZ)和中科电气(300035.SZ)等。

平台方面,岳阳市共有13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6家,分别为岳阳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岳阳城市建设”)、岳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岳阳城投”)、湖南城陵矶临港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陵矶临港建投”)、岳阳惠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临投资”)、岳阳市洞庭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洞庭新城”)和岳阳市水利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岳阳水投”)。此外,岳阳市还有区县级平台5家和国家级园区平台2家。从评级分布看,岳阳地区AA+、AA、AA-和无评级平台占比分别为15.4%、61.5%、15.4%和7.7%。



市级平台层面,岳阳城市建设平台地位较高,同时是“岳阳城投”和“岳阳水投”两家市级城投平台第一大股东。公司受到政府支持力度较大,经营范围涵盖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项目开发与经营,土地一级开发与房产开发,岳阳市政府授权国有资产、城市特许经营权的管理与运营,对外投资与资本运作以及岳阳市政府授权的其他经营业务。由于岳阳城市建设平台地位较高,同时岳阳市经济财政实力稳居湖南省第二,岳阳城市建设三只私募债平均估值较低,分别仅为5.08%、5.09%和5.13%,剩余期限均处于4.0-4.5年之间。当前岳阳城市建设无存续公募债。岳阳城投是岳阳市主要的主城区城市基础设施、保障房城建建设主体,同时拥有岳阳市政府赋予的土地一级市场整理开发职能,市政项目回购和保障房建设收入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2019年公司业绩显著下滑,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1.06亿元,同比下降20.07%;净利润2.44亿元,同比下降28.02%。2019年末公司对外担保占净资产的比重为27.2%,或有负债规模较大。受限资产账面价值占比较大,占年末净资产的比例达到45.5%。岳阳城投公募债平均估值仅为2.82%,收益率位于偏低水平。公司另外有十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从0.79-4.76年不等,中债估值位于3.27%-4.76%之间。城陵矶临港建投主要负责湖南城陵矶新港区范围内的土地征收、拆迁安置、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等开发业务,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土地一级开发及代建项目、土地结算、代建项目结算、装卸及物流收入等业务,2019年上述业务收入在全部营业收入中占比共计95.24%。2019年末公司受限资产账面价值较大,为121.0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45.4%。城陵矶临港建投公募债平均估值为6.01%,在岳阳市级平台中偏高,剩余期限均在3-4年之间,具有一定的投资性价比。公司另外有一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为2.23年,中债估值为7.07%。惠临投资主要负责临湘市的城市开发项目投资,主要业务有基础设施项目代建、征地拆迁、土地开发等。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5亿元,净利润1.29亿元,较2018年均有所下降,管理费用显著上升。惠临投资存续的两只公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1.42和6.55年,收益率分别为5.24%和7.38%。此外,公司有七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介于2-4年之间,中债估值位于5.49%-8.02不等。洞庭新城是岳阳市洞庭新城范围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唯一主体,主要负责岳阳市洞庭新城范围内市政工程代建、土地开发及转让业务,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工程施工,2019年度占比接近100%。洞庭新城存续的两只公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0.62和1.79年,收益率依次是4.26%和4.65%。公司另外有七只存续私募债,剩余期限在1.78-3.54年不等,中债估值位于5.80%-6.53%之间。岳阳水投主要负责事岳阳市河道治理、沿岸基础设施及市政道路建设、土地开发整理等业务,2019年营业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工程代建收入。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与营业成本同步增长,但由于上年度投资收益异常偏高,2019年度公司净利润出现明显下滑。2019年末公司非标债务在有息债务中占比为35.4%,整体融资成本处于较高水平,财务负担偏重。此外,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48.1%,短期偿债承压。岳阳水投目前仅有一只公募债处于存续状态,剩余期限4.50年,中债估值为4.49%。



下面我们重点梳理具有性价比的区县和园区平台。

岳阳市君山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山城投”)是君山区区县级平台。2019年,君山区实现全年地区生产总值162.3亿元,同比增长8.0%;全部工业增加值51.76亿元,同比增长8.3%,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46.8亿元,同比增长8.3%;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16.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全区财政总收入5.19亿元,比上年增长6.3%,其中,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07亿元,同比增长1.3%。平台方面,君山城投主要承担岳阳市君山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开发整理职能,收入主要来源于代建和土地开发整理业务,主营业务在君山区内处于垄断地位。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2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29.99%;全年实现净利润1.33亿元,同比增长20.91%。2019年末公司无对外担保情形,不存在代偿风险;受限资产规模17.14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18.8%,资产流动性较强;非标债务规模为零,综合资本成本较低;短期债务余额2.49亿元,占有息债务的比例为6.1%,短期偿债压力偏小。君山城投现有2只存续公募债,剩余期限分别为5.88年和6.77年,估值分别为7.80%和8.27%,若考虑长久期策略,具有一定性价比。

由于岳阳市经济财政实力在湖南省内明显占优,前期持续的收益率下行行情带动市内多数城投债估值纷纷走低,然而部分城投平台当前依然显示出持续向好的基本面,建议关注岳阳市此类城投平台,通过控制久期下沉挖掘个别高估值债券。

岳阳市所有区县级和园区平台主要指标见下表。



4.10、常德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常德市经济财政实力位居全省前列,地区生产总值仅次于、长沙、岳阳。与此同时常德市各口径债务率也属于省内较高水平。由于发债平台间资质差异较大,建议投资者关注市本级与经开区的主要平台,规避部分实力较弱、私募债占比高的区县级平台。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常德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东临洞庭,西接黔渝,南通长沙,北连荆湘,是长江经济带、长江中游城市群、环洞庭湖生态经济圈的重要城市。常德市共辖9个县级行政区,包括2个市辖区、1个县级市、6个县,分别是武陵区、鼎城区、津市市、安乡县、汉寿县、桃源县、临澧县、石门县、澧县。园区方面,当地有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常德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常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区域经济方面,依托良好的区位优势和丰富的生产要素,常德市经济实力稳步增强。2019年常德市地区生产总值居全省第三位。2017~2019年,全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38.1亿元、3,394.2亿元和3,624.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4%、8.2%和7.9%。2019年,全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62,493元,同比增长8.5%。区域财政方面,2019年常德市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81.7亿元,比上年增长4.4%。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3.5亿元,增长5.2%,其中税收收入120.7亿元,增长6.5%。

产业方面,2019年常德市三次产业结构10.9:40.4:48.7,第一产业比重提升0.4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上升0.2个百分点,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作为湘西北的工业基地,常德市形成了以食品、纺织、机电、化工、建材为支柱的工业体系,其中纱、布、酒、水泥、卷烟产量居湖南省前列。同时,常德市发达的农业、丰富的矿藏资源,为工业提供了大量原料,形成了以加工业为主的工业格局。2019年全年常德市完成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0%,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8.1%。高加工度工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23.7%和17.0%,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19.2%和5.0%,分别比上年提升2.6和0.3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5月,共有5家A股上市公司注册在常德市,其中知名企业有益丰药房(603939.SH)、湘佳股份(002982.SZ)、金健米业(600127.SH)等。

平台方面,常德市共有13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5家,分别为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城投”)、常德市经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经建”)、常德市金禹水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禹水投”)、常德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文旅”)、常德市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交投”)。此外,常德市还有区县级平台3家,国家级园区平台4家和省级园区平台1家。从评级分布来看,常德市AA和AA+评级占比较多,分别为53.85%和23.08%,AA-评级占比15.38%。



市级主要平台方面,常德城投与常德经建是常德市市区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两家主要建设主体。常德城投主要负责常德市武陵大道以西区域的开发建设,是常德市“西移北扩”战略中“西移”部分的实施主体,是常德市本级最重要平台。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工程施工和房屋销售等。2019年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重为27.7%,债务结构较为稳健。公司存续债券以公募债为主,剩余期限1年内公募债券平均估值为2.58%,1-2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2.97%,2-3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3.33%,4-5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4.04%。常德经建是常德城投外另一家常德市市区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主要建设主体,承担区内市政工程、安置房、棚改与公租房等项目的建设。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与房屋销售等。公司于2017年8月在湖南日报刊登其退出政府融资平台的公告,被新华网等媒体转载引发了广泛关注。随后公司又在此发布公告称称其已于2014年退出银监会融资平台管理名单,而“公司组织构架、核心管理和核心业务未发生变更”,意在安抚市场情绪。事件并未对公司债券估值造成长期影响。公司公募债仅存续两期,均为1年以内到期,平均估值2.73%。

市级次要平台方面,金禹水投是常德市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主体,主要业务收入包括市政建设以及排水设施使用费等。常德文旅主要负责桃花源景区的投资建设。常德交投主要负责市本级交通基础设施的开发建设。

国家级园区方面,常德经开区有湖南常德市德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源投资”)、湖南德山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山建投”)与常德市德源棚户区改造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源棚改”)三家发债平台。常德经开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常德市南部,是常德市重点发展区域。2018年全区技工贸总收入918亿元,同比增长14.6%。德源投资是常德经开区的施工建设、土地开发整理以及保障房投资建设主体,是区内的主要平台。近年来经开区管委会向公司与子公司注入土地以及划转股权,公司资本实力显著增强,2019年末资产负债率29.94%,处于较低水平。公司目前存续债券7只,均为公募债。1-2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2.82%,2-5年公募债平均估值为4.71%。德山建投是常德经开区的土地综合开发主体之一,是区内的次要平台,目前仅存续一期企业债,剩余期限4.27年,估值收益率5.78%。德源棚改是德源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作为经开区内棚户区改造的投融资主体,负责经开区内棚户区改造项目,目前仅存续一期项目收益债。常德高新区有常德市鼎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鼎力”)一家发债平台。常德高新区是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位于2019年全区技工贸收入500亿元,同比增长22%。常德鼎力是高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开发整理和国有资产运营的唯一实施主体。公司目前存续债券6只,其中1只企业债由湖北担保进行担保,1只私募债由重庆兴农进行担保。公司存续债券估值差异较大,无担保1-3年私募债平均估值为8.25%左右,公募债平均估值4.94%。

省级园区方面,桃源县经济开发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源经开”)是桃源工业集中区内基础设施和标准化厂房等工程项目建设业务的实施主体。桃源工业集中区位于桃园县东部,是省级工业集中区。公司目前存续企业债2只,由重庆兴农担保,平均估值8.24%。

区县级平台方面,桃源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园城投”)是桃源县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开发建设主体,负责桃源县县域内的基础设施工程开发建设业务。桃源县隶属于常德市,2019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407.52亿元,同比增长9.7%;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2.59亿元,同比增长4.7%,在常德市各区县中位列前茅。公司目前存续债券5只,其中企业债2只,私募公司债3只。企业债由常德财鑫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担保,剩余期限6.3年左右,平均估值7.66%。石门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石门城投”)是石门县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施主体。石门县地处常德西北部,2019年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95.67亿元,同比增长8.9%;全年完成财政总收入17.17亿元,同比增长13.1%。公司目前存续私募债2只,全部由湖南担保与常德财鑫进行担保。公司目前无公募债存续。常德市鼎城江南新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鼎新城”)是常德市鼎城区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保障性住房建设主体。鼎城区201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64.6亿元,同比增长8.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22.7亿元,同比增长9.1%。公司目前存续企业债2只,由重庆兴农担保,平均估值5.88%。



4.11、张家界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张家界市经济财政实力在全省地级市中居于末位,但同时各口径债务率处于省内较高水平。建议关注市本级拥有核心景区门票收益权的主要平台,规避弱担保的区县级平台。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张家界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是中国最重要的旅游城市之一。1992年,由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等三大景区构成的武陵源风景名胜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张家界市辖2个市辖区(永定区、武陵源区)、2个县(慈利县、桑植县)。

区域经济方面,依托区内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张家界市经济总量保持增长,第三产业对地区增长贡献作用最大。2017-2019年,全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42.4亿元、578.92亿元和55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7%、7.5%和7.6%,经济总量居湖南省末尾。2019年,全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35767元,增长7.0%。区域财政方面,2019年张家界市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5.4亿元,比上年增长8.0%。其中,地方财政收入37.7亿元,增长8.8%,其中税收收入25.6亿元,增长10.0%。

产业方面,2019年张家界市三次产业结构为12.6:14.7:72.7。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比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第一、二、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2%、13.9%和80.9%。其中,工业增加值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6%;生产性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2.9%。在旅游业的带动下,张家界市第三产业继续快速发展。截至2019年末全市旅游等级区(点)23家,其中4A级及以上12家。全市全年接待国内游客7912.3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5.2%;入境游客137.0万人次,增长178.7%。旅游总收入905.6亿元,增长23.6%。张旅集团(张家界,000430.SZ)是中国旅游版块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目前张家界市范围内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平台方面,张家界市共有4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2家,为张家界市经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经投”)和张家界天门旅游经济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门旅投”);区县级平台2家,分别为张家界市武陵源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陵源”)和张家界溇澧城镇开发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溇澧城投”)。从评级分布来看,张家界市AA评级平台占比较多,达75%;AA-评级平台1家,占比25%。



市级平台层面,张家经投是张家界旅游业经营开发重要主体和张家界市最大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平台。公司本部和子公司拥有武陵源核心景区等优质旅游资源的经营权和受益权。公司主营业务主要为旅游服务、景区客运与基础设施建设。公司运营景区的门票收入能贡献较为稳定的现金流,但受景区票价降低与优惠票范围扩大等政策的影响较大。2019年公司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重为14.8%,债务结构较为稳健。公司存续债券以公募债为主,1年以内到期公募债券估值为4.26%,3年以上到期的公募债券平均估值为5.77%。天门旅投主要负责张家界市中心城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旅游产业开发和国有资产运营。公司主营业务为旅游基础设施的代建业务。公司控股股东为张家界市永定区财政局,但根据2017年1月9日张家界市人民政府会议纪要,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委托永定区人民政府代为行使管理职责,委托永定区财政局代市财政局履行出资职责,实际控制人由原来的永定市财政局变更为张家界市政府。公司目前仅存续两期私募债,无公募债存续。

区县级平台层面,武陵源是张家经投子公司,是武陵源核心景区的运营主体,目前仅有1期中票存续,即将到期,估值2.7%。溇澧城投是慈利县重要的基础设施及安置房建设主体,从事慈利县的基础设施代建业务和安置房业务。慈利县201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2.23亿元,同比增长7.1%;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64亿元,同比增长10.41%,其中税收收入10.90 亿元,同比增长17.56%,经济与财政实力较弱。公司目前仅存续1期企业债,由重庆兴农担保,剩余期限5.8年,估值收益率6.58%。



4.12、益阳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益阳市经济财政实力偏弱,在全省地级市中处于中等偏后位置,各口径债务率也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建议仅关注市本级主要平台,规避财政实力相对较弱的区县。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益阳市位于湖南省中北部,东临长沙,西临常德,南临娄底,是长株潭3+5城市群之一。益阳市辖3县(安化县、桃江县、南县)、1市(沅江市)、3区(资阳区、赫山区、大通湖区)和国家级益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区域经济方面,2017-2019年,益阳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665.41亿元、1758.38亿元、1792.46亿元,增速分别为8.4%、8.1%、7.1%,2019年经济总量居湖南省第10位。2019年,全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0578元,增长6.7%。区域财政方面,2019年益阳市全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2.28亿元,比上年增长5.0%。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83亿元,增长5.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税收收入109.96亿元,增长6.5%,税收占比为82.1%,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

产业方面,益阳市近年来不断推进第二产业发展,主动承接长株潭技术扩散,在食品加工、装备制造和新材料等产业方面有较为快速发展。2019年全市三次产业结构为15.6:42.6:41.8。第一、二、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7.3%、48.3%和44.4%。截至2020年5月末,区内注册的A股上市公司共6家,其中有1家科创板上市企业。著名上市公司有:艾华集团(603989.SH)、奥士康(002913.SZ)、金博股份(688598.SH、科创板)、克明面业(002661.SZ)等。

平台方面,益阳市共有6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2家,区县级平台3家,国家级园区平台1家。市级平台分别为益阳市城市建设投资运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益阳城投”)和益阳市交通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阳交通”);区县级平台分别为益阳市龙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岭建投”)、沅江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沅江城投”)、安化县梅山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山开发”);国家级园区平台为益阳高新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阳高新”)。从评级分布来看,益阳市级与国家级园区级平台共3家均为AA评级,区县级平台共3家均为AA-评级。



市级平台层面,益阳城投是益阳市最大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主体,承担益阳市重要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任务,公益性明显。公司2019年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重为8.8%,债务结构较为稳健。公司存续债券以PPN为主,公募债仅存续两期企业债,均由中合担保进行担保,剩余期限4.9-6.5年,估值收益率5.20-5.65%。益阳交通是益阳市国省干线、县乡道路的建设主体和高速公路的运营主体,业务主要有路桥回购、路桥维修养护和通行费收入。公司存续债券5只,以一年内到期或行权为主,公募债平均估值收益率3.41%。

国家级园区平台层面,益阳高新是益阳高新区的重要投融资主体,主要在高新区开展土地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任务。益阳高新区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019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37亿元,较2018年下降1.3%。公司主营业务为土地开发与标准厂房出租,具有一定专营性和公益性,但受高新区招商引资和土地市场波动影响较大。公司目前仅存续1期PPN和1期企业债,规模较小。企业债剩余期限1.8年,估值5.13%。

区县级平台层面,龙岭建设主要从事龙岭工业集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等业务。龙岭工业集中区位于益阳市赫山区,赫山区是益阳市面积最大、经济实力最强的下辖区,也是市政府驻地。2019年赫山区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94.89亿元,增长7.5%;全区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2.01亿元,增长0.82%,其中地方财政收入12.33亿元,增长5.41%。公司是龙岭工业集中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主体,主要从事龙岭工业集中区的土地开发整理及基础设施建设等业务。公司目前仅存续1期企业债,由三峡担保进行担保,剩余期限5.63年,估值收益率6.47%。沅江城投是沅江市国有资产管理和运营平台,承担了沅江市国有资产运营、基础设施代建及安置房项目建设等职能。2019年,沅江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258.12亿元,比上年增长3.9%。全年实现地方财政收入7.38亿元,比去年增长12%,财政实力整体较弱。公司目前仅存续1期企业债,由市级平台益阳城投担保,剩余期限5.61年,估值6.27%。梅山开发是安化县基础设施建设主体,负责安化县旧城改造、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及土地开发整理等业务。安化县2019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2.18亿元,同比增长6.7%。2019年实现地方财政收入8.5亿元,增长13%,财政实力较弱。公司对外担保规模较大且有对民营企业担保,代偿风险较高。公司目前仅存续1期企业债,由重庆兴农担保,剩余期限5.79年,估值收益率6.97%。



4.13、娄底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娄底市经济财政实力在湖南全省处于较后位置,各口径债务率居全省前列。建议仅关注市本级最主要平台。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娄底市位于湖南省中部,是湖南省几何中心,也是我国中部地区重要的铁路枢纽之一。娄底市下辖一区(娄星区)、两市(冷水江市、涟源市)、两县(双峰县、新化县)、娄底经济开发区和万宝新区。娄底市下辖的冷水江市有“世界锑都”的美誉。

区域经济方面,2017-2019年,娄底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411.81亿元、1540.41亿元、1640.58亿元,增速分别为8.4%、8.6%和8.1%,经济增速在全省位居前列。区域财政方面,2019年娄底市实现全市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42.46亿元,同比增长8.1%,其中地方财政收入76.7亿元,增长9.1%。地方财政收入中,税收收入52.28亿元,增长9.8%。

产业方面,娄底市是湖南省重要的新型能源原材料产业基地,矿藏资源丰富,其中锑矿储量居世界第一,煤炭储量居湖南之首。2019年全市三次产业结构为10.6:38.6:50.8。三次产业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分别为5.1%、37.5%和57.4%。截至2020年5月末,区内无A股上市公司。

平台方面,娄底市共有5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3家,分别为:娄底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娄底城投”)、娄底锑都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娄底锑都”)、娄底市万宝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宝开投”)。国家级园区平台1家:湖南省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娄底经开”)。省级园区一家:双峰县科技工业园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峰科技”)。从评级分布来看,娄底市级与国家级园区级平台均为AA评级。省级园区方面双峰科技由于级别较低,评级仅为BBB+。



市级平台层面,娄底城投是娄底市最为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用事业运营主体,负责娄底市主城区的基础设施代建、土地整理、自来水、公交和宾馆业务,公益性较为明显。公司2019年短期债务占有息负债比重为14.59%,债务结构较为稳健。公司存续债券以中票和PPN为主,2-3年剩余期限的公募债平均估值为4.84%。娄底锑都业务集中于冷水江市,主要负责冷水江市范围内的市政项目建设,目前仅存续两期企业债,剩余期限1-2年,平均估值4.38%。万宝开投主要负责娄底市万宝新区范围内的代建项目和土地整理,目前存续2期企业债1期PPN,剩余期限2-3年的企业债平均估值为5.36%。

国家级园区平台层面,娄底经开是娄底经开区的主要基础设施建设主体,从事经开区内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开发整理等业务。公司股权属于娄底市但代建业务由经开区管委会进行回购。娄底经开区是娄底市唯一的国家级经开区,2016-2017年,娄底经开区实现技工贸总收入1171.91亿元和1350.11亿元。2018年娄底经开区实现一般预算收入4.65亿元,财力偏弱。公司目前存续债券4只,行权/到期剩余期限1-3年公募债平均估值8.10%。



4.14、郴州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郴州市经济实力靠后,且债务率较高,建议仅关注市本级最主要平台如郴州发投,不考虑下沉至区县级平台。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郴州市位于湖南省东南部,东界江西赣州,南邻广东韶关,素称湖南的南大门、粤港澳的后花园。郴州市下辖1市2区8县,即资兴市、北湖区、苏仙区、桂阳县、宜章县、永兴县、嘉禾县、临武县、汝城县、桂东县、安仁县。

产业方面,2019年郴州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411亿元,同比增长1%,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0.5亿元,经济财政实力在湖南地级市中处于中上游水平。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8.5:45.0:46.5调整为2019年的9.8:38.3:51.8,第三产业比重上升明显。全市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11.5%,三次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分别为8.7%、36.9%、54.4%。

平台方面,郴州市共有16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5家,分别为郴州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发投”)、郴州市文旅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文旅”)、郴州市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产投”)、郴州市新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新天投”)和郴州福城高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福高投”)。此外,郴州市还有区县级平台9家,省级园区2家。从评级分布看,郴州市AA+、AA和AA-平台占比分别为13%、60%和27%。



市级平台层面,郴州发投是郴州市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主体,同时涉足租赁、景区与酒店经营等市场化业务,土地储备规模较大。郴州市财政局持有其100%股权,实质控制人为郴州市人民政府。截至2019年3月,郴州市政府将多家市场化运营公司股权无偿划转至公司,公司未来实体化运营程度将进一步提高。郴州文旅为郴州发投的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郴州市城区综合停车场建设项目投资、建设及运营服务,项目建成后主要用于解决郴州主城区内停车位紧缺的问题。项目实施主体自身并不产生收益,利息偿还对外部支持依赖程度较高,郴州发投为其项目收益债券的差额补偿人。郴州文旅存续1只一般企业债,剩余期限为3.5年,中债估值为6.9%。郴州产投主要负责郴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受土地整理业务和代建业务收入大幅下降影响,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31亿元,同比增长131.81%,主要是代建管理费收入、租赁收入和土地整理收入大幅增加导致的。郴州新天投主要负责郴州市大部分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并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在行业内具有较强的优势地位。2019年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33.1%,具有一定短期偿债压力。郴州新天投存续公募债平均估值为7.51%,在郴州市级平台中偏高,主要是因为其中两只公募债剩余期限较长,均在4-6年之间。郴州福高投主要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整理开发两大支柱业务。2019营业收入为5.72亿元,同比增长40.73%,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45.30%,有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郴州福高投存续1只公募债,剩余期限为2.6年,估值为4.07%。



4.15、怀化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怀化市整体实力处于省内末端,不建议下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怀化市位于湖南省西部偏南,别称“鹤城”,是湖南省面积最大的地级市。怀化是中国东中部地区通往大西南的“桥头堡”,今有湖南“西大门”之美誉。郴州市下辖1市1区10县和1个管委会,即洪江市、鹤城区、中方县、沅陵县、辰溪县、溆浦县、会同县、麻阳苗族自治县、新晃侗族自治县、芷江侗族自治县、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通道侗族自治县、怀化市洪江管理区。

产业方面,2019年怀化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17亿元,同比增长7%,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5.3亿元,经济财政实力在湖南地级市中处于中下游水平。怀化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12.5:30.5:57.0调整为12.0:28.5:59.5,第三产业比重上升明显。近年来,怀化市扎实推进“产业项目建设年”和“135”工程升级版,实施省“五个100”项目17个、市重点产业项目205个,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达48%,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250亿元。

平台方面,怀化市共有6家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共有3家,分别为怀化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怀化城投”)、怀化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怀化交投”)和怀化市水业投资总公司(以下简称“怀化水业”)。此外,怀化市还有区县级平台1家,省级园区2家。



市级平台层面,怀化城投是怀化市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一级开发主体,主营业务包括土地开发整理和代建市政工程等。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80亿元,同比减少9.73%,主要系土地整理收入大幅减少所致。公司剩余期限1-2年的公募债估值在5.0%~5.83%附近。怀化交投主要负责怀化市交通类基础设施建设、公共交通客运业务、土地开发业务等。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基础设施代建业务和运输服务。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8亿元,同比减少32.22%,主要系工程代建收入大幅减少所致,其营收从17.61亿元降为11.23亿元。公司公募债的剩余期限均在2-3年,平均估值为5.0%,整体估值偏高。怀化水业主要负责怀化市区的自来水供应、管网建设与维护、下属9 县污水处理以及部分县域水利发电等业务。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7元,同比增长17.49%,短期债务占有息债务比例为44.57%,有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公司公募债平均估值为5.33%,剩余期限为0.2082+2年。



4.16、永州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永州市经济规模较小,且债务负担偏重,建议仅关注市本级最主要平台如永州城投。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永州市位于湖南省南部,潇、湘二水汇合处,雅称“潇湘”。永州市下辖2区9县,即零陵区、冷水滩区两个市辖区及双牌县、祁阳县、东安县、道县、宁远县、新田县、蓝山县、江永县、江华瑶族自治县九县。

产业方面,2019年,永州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16.4:33.7:49.9调整为2019年的17.4:31:51.6,第三产业比重上升1.7个百分点。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10.0%,其中,基础设施投资下降11.2%,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57.2%。

平台方面,永州市共有4家平台,主体评级均为AAA,其中市级平台共有3家,分别为永州市零陵城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州零陵”)、永州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州城投”)和永州市经济建设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州经建投”)。此外,永州市还有省级园区1家,永州市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市级平台层面,永州零陵主要负责零陵区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整理与城市供水等业务,并持续得到永州市及零陵区政府在资本金及资产注入、财政补贴和政府债务置换方面的有利支持。近年来,公司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毛利率波动上升。截至2019年9月,公司实现营收6.58亿,较上年同期增长27.22%,主要系公司新增土地出让收入。短期债务/有息债务为18.13%,短期债务压力良好,公司公募债平均估值为5.56%。永州城投主要负责永州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开发与整理、城市公用资产经营以及环境整治等项目的实施。2018 年,永州市财政局对公司在城市基础设施、公共配套设施建设方面给予财政补贴1.52 亿元,对公司注入账面价值为 1.96 亿元经营性房地产,永州市政府给予公司 2.40 亿元政府补助,永州市政府在资产注入、资金补贴等方面给予了公司大力支持。2018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39 亿元,同比增长 35.58%,主要系 2018 年公司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板块收入增长所致。永州经建投作为永州市滨江新城内唯一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融资及建设主体,从事滨江新城区域内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整理和保障房建设任务。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13亿元,同比减少11.84%,主要是工程代建收入减少导致的。从债务期限结构看,公司2019—2021年预计到期需偿还的债务分别为10.96亿元、14.34 亿元和17.64亿元,集中偿付压力不大。



4.17、湘西州市城投梳理

结论先行:湘西州市发展水平较为落后,不建议下沉。

区位与资源禀赋方面,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位于湖南省西北部,地处湘、鄂、黔、渝四省市交界处,首府驻吉首市。永州市现辖1市1经济开发区7县,即吉首市、湘西经济开发区、泸溪县、凤凰县、花垣县、保靖县、古丈县、永顺县、龙山县。

产业方面,2019年湘西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06亿元,同比增长17%,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4.1亿元,经济财政实力在湖南地级市中处于末游水平。湘西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13.2:28.4:58.4调整为2019年的13.4∶28.1∶58.5,产业结构基本保持不变,支柱产业为第三产业。近年来,湘西加快发展特色优势产业,积极推进文旅融合,19年实现旅游总收入526亿元,同比增长19.3%;加快商贸流通业发展,吉首国际时代广场等商贸项目建成营业;新培育电商企业53家,增长143%;完成电子商务交易额66.6亿元,增长37.5%。

平台方面,湘西市共有2家平台,分别为吉首华泰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首华泰”)和凤凰铭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吉首华泰为市级城投平台。吉首华泰是湘西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性住房建设、城市供水、旅游项目开发、土地开发整理的主要承担主体,具有较强的市场优势地位。公司营业总收入主要由工程代建收入、土地开发整理收入、自来水销售收入和旅游门票收入构成,2018年上述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4.93%、17.78%、14.72%、14.53%。其中,公司旅游门票收入增幅较大,成为营收主要构成之一;自来水销售收入较为稳定,对公司营收形成良好的补充。



风险提示


城投指标统计口径存在偏差;城投政策超预期;地方经济财政实力超预期恶化。


查询产品 查询公司

专属高级理财师

虞盼

虞盼

高级私人理财师

沈江

沈江

高级私人理财师

叶经理

叶经理

高级私人理财师

最新资讯

大管家理财网

资产配置 香港保险 |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286号汇商大厦1205室 电话:021-50700559 传真:021-50700559 邮箱:hubble@caifu018.com

大管家理财

此Web站点包含所有权声明和版权信息,您必须遵守并服从所有相关的条款。相关信息,请参阅标题为“版权和商标信息”的标签。未经大管家理财网事先的书面同意,不得复印、复制、再次发布、上载、张贴、传播、分发或使用此站及其中的所有内容创作演绎作品。

Copyright © 2012 www.daguanjia018.com 上海镶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19600号-2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10654号
立即提交 大管家专业理财顾问将尽快联系您